您当前所在位置:知道网络 > 新闻 > 时事新闻 >

我们

2019网络流行语盘点
转眼2020年已经来了,但在2019这一年里无数网民在日常冲浪的时间里积累了许多“名言金句”,在2019年这些词语市场充斥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从去年的skrskr到今年的omg,流行语的变化记录着这一年里互联网的大事变迁,以及新的网络业态出现、文化形式的改变。
 
12月2日,《咬文嚼字》编辑部公布了2019年十大流行语,分别是文明互鉴、区块链、硬核、融梗、“××千万条,××第一条”、柠檬精、996、“我太难/南了”、“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霸凌主义。
 
除了上述提到的,还有一些网友们今年使用较多的网络流行词语,下面就让我们盘点一下这些词语的正确使用姿势吧!

 
重点笔记:柠檬精这个词最早来自电竞圈,WE战队和RNG战队粉丝之间的纠葛,互相吐槽出现过很多不理智的语言,被称为柠檬精。
 
在今年网友们愿意把自己的嫉妒和羡慕嫉妒大方的说出来,据小艾查阅资料了解到嫉妒也有推动公平与合理性的作用:
 
从本能上保护自己应有的权益,即自己的合理性权益得到应有的保护。
 
后来在网络环境中,网友们遇见自己羡慕嫉妒的对象,往往也会自己调侃,“我柠檬了”“我酸了”。



 
重点笔记:去年年底giao哥爆红之后在一次直播中,捂脸说出:“我太难了,我最近压力很大。”这句话后来成为当代社畜的口头禅,其实如果回想这一年以来不管是giao哥这样的土味网红还是流量千万的各类短视频博主,在这一年中多少都有流露自己工作时遇到的压力。
 
GQ报道文章《“最红国博讲解员”河森堡:我见过的大流量博主,没有一个心情好的?》中写道,“大流量与坏心情的相关是如此强烈。”有些整天在网上发段子的搞笑博主,私下里却极阴郁沮丧。互联网上,人们用处理百人级人际关系的心理硬件去面对上百万人。他将这种现象定义为“精神超载”。


 
重点笔记:这个流行语在今年也成为了一个成功的“出圈”案例,在这个词走红之后小艾观察游乐王子扮演者袁奇峰的微博,当时一段时间里他自己搬运生产了很多游乐王子的视频,虽然距离《巴啦啦小魔仙》播出已经过了很久,但因为这些“金句”袁奇峰成功翻红。
 
不过十月他参加了演技竞演的网综,表示自己想要摘掉游乐王子的代号,陈凯歌评价他的表演,说道,“有多少人说过,幸亏我放弃了,就有多少人说过,还好我坚持下来了。”

 
重点笔记:这个词最早起源于YouTube上面一个叫白上吹雪的博主,因为可爱甜美的形象粉丝在白上吹雪的视频和直播中大规模刷起了“awsl”的弹幕。
 
后来这个词在饭圈被大规模应用,通常见于粉丝对偶像的饭拍以及现场表演时发出的感叹,在今年也通常被用于大家感受到幸福和快乐的瞬间。
 
这个词也在今年成为了B站的年度弹幕,总共被使用了3296443次。



 
重点笔记:“盘他”的语气和英语里的“do it !”东北话里的“干他”语气比较接近,短小精悍的动词说起来郎朗上口,成为了它广泛传播的一大优势。
 
德云社相声演员孟鹤堂、周九良也因此被网友们了解,在今年德云社的小剧场演出蹿红迅速,粉丝群体迅速扩张。



 
重点笔记:其实这个词语作为缩写已经被使用了很久,不过在2019年因为淘宝直播的风起更多人因为淘宝主播李佳琦重新赋予这个词另外的意义,这个词也成为了李佳琦的一个记忆点。
 
在今年李佳琦的成功出圈带动了淘宝直播大环境的发展,淘宝直播淘布斯榜单第一名的主播薇娅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非常感谢佳琦的出圈。



 
重点笔记:黄晓明因为在综艺节目中“霸道”的金句,被网友总结成了“明学”语录,其中还包括“这是你的问题,你必须要解决!都听我的,我不管你怎么想,都听我的。”
 
其实这也是很多职场社畜常常会遇到的上下级之间的尴尬境地,因为“明学”的走红,很多人用这样调侃的语言表达或者转述自己遇到的困难境地,也成为了一种压力的释放。
 
根据脉脉发布的《中国职场社交报告2019》全国职场人的职场满意度自我评分均值仅为6.6分,刚刚过及格线,“收入不稳定”、“不能形成长期规划”和“社会认同感较低”都会使他们产生更大的职场焦虑和更低的安全感。

来源:艾瑞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