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知道网络 > 新闻 > 时事新闻 >

我们

暴走漫画求生

 

从天堂到地狱,暴走漫画创始人任剑觉得不过48小时。

今年5月11日,戛纳电影节上,暴走漫画的电影《暴走吧!失忆超人》被Netflix以3000万美元买下海外版权。

原本想等到电影8月上映前一周再公布消息,但暴走漫画只好在5月14日和出品方阿里影业、万达影视一起被动开了场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开完,暴走漫画的投资人、洪泰基金董事总经理金城就收到不少微信,中国动画电影能有一部片子受到国际主流市场认可,创业者们觉得看到了新的可能。

高兴劲儿还没过去,5月16日下午,“暴走漫画”一周前在今日头条的1分09秒视频被官方媒体点名,称暴走漫画“戏谑侮辱英烈”。

随后,今日头条、微博、优酷、知乎等平台先后表态,封禁“暴走漫画”相关帐号。

CEO任剑出来致歉,要把《暴走大事件》、《暴走看啥片》、《暴走玩啥游戏》等全部视频节目下线,同时对“暴走漫画”官方网站、相关APP进行无限期关停整改。

48小时内,冰火两重天,这家曾经塑造出“王尼玛”的公司正面临成立十年以来的最大危机。

就在9月28日,叶挺烈士后人诉“暴走漫画”名誉侵权纠纷案一审宣判,判决“暴走漫画”公开道歉,向对方支付精神抚慰金10万。而已经改名为《未来机器城》的电影,在国内还是一再延期上映。

这次“侮辱英烈”的视频出自2014年的节目,此前,暴走漫画只有第三道审核机制。直到去年10月《暴走大事件》经历一次全网下架,自那之后,这四道审核机制才建立起来。

除了保证内容符合监管,任剑还要求团队跟上年轻人。“我对于公司的管理和内容创作非常严苛,甚至是残酷”,创业早期,任剑、王尼玛承担了主编的角色,但如今,主编已经换成了93年-95年的年轻人,任剑希望通过这样的淘汰换血机制,确保内容保持年轻化。“内容创业真的很残酷,没做到管理层的老员工和我说写出来的东西年轻人不喜欢了,那我只能让他去休息,这就是这个行业痛苦的地方。”

任剑称自己的管理风格一直比较强硬,王尼玛反而会柔和一些,“编剧写不出稿子,他会让对方休息两三天再写,但我的态度是能写就写,不能写就走人”。任剑还把节目播出周期调整为周更,用时间压力激发团队的创作力。

从去年“真假王尼玛”风波到现在的“唐马儒事件”,也暴露出不少公司在管理层面的问题。任剑记得公司在2017年从150人增加到了300人,管理上遇到瓶颈,这才倒逼他开始去做改变。

创业这些年,任剑并没有多少安全感,在电影诞生之前,他觉得公司做的只不过是一档网综节目,商业广告价值和稳固程度还不如一个地方台的电视综艺,哪怕粉丝众多、点击量高,“但其实在行业里根本没有立足之地,没有任何狂野的吸金能力,甚至没办法给员工们开高于市场价的工资,尤其这一两年所有钱都投进了电影不说,还经历了许多险些就解散的风波。”

绷紧神经的不止暴走漫画,7月31日,江苏网警在微博上表示接到网友举报,直播平台斗鱼的主播陈一发在早年直播过程中,曾公然把南京大屠杀、东三省沦陷等民族惨痛记忆作为调侃的笑料。随后斗鱼火速禁封了陈一发的直播间,并启动对所有主播的爱国主义教育行动。

10月7日晚,虎牙直播平台主播“莉哥”因为在直播过程中,有辱国歌尊严,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有关规定,被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依法处以行政拘留5日。

此外,文化和旅游部在前段时间也曾集中执法检查了B站、抖音等27家网站,要求11家主要网络动漫经营单位加强内容自审、开展自查清理,下线违规网络动漫产品。

粉丝们希望王尼玛勇于吐槽,但现在王尼玛一心只想先做好自己。从漫画到综艺再到电影,王尼玛已经成长为一个大IP,只是始终戴着“头套”的他,接下来能否摸索到自己的安全边际?

推荐阅读